着笔中文

缔约帝游戏策划今天也在被迫走剧情[快穿]宋元晟郭超
已经完结→《网恋五次后分不掉了》在快穿小世界里工作三年,宋元晟月月全勤,所以得到了一个花费一百万积分就能回现世休假的机会。在系统的怂恿下,宋元晟给出去了一百万,结果回去的当天就发现自己某个小世界的老情人变成了自己的大学舍友宣任。然而他原本的世界里,没有宣任这个人。他对这个和自己老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宣任避之不及,对方却穷追不舍。宣任:“等你脑子好了再和我说话。”后来宋元晟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现世也是一个小世界,原身和他同名同姓长得一模一样,还是这个宣任的准男友,在他接手这具身体之前原身落水被救后就脑子不太好,仿佛丢了魂,他来才把这抹魂补全了。小世界任务:不留遗憾。宋元晟如愿进入了梦想中的游戏研究院,也和宣任确认了关系,然而一次游戏测试打乱了他完成任务的步伐。游戏测试出了问题,他和宣任一起被困在了游戏副本里,他还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快穿世界的神秘离线任务——收集十二块任务碎片。第一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手里,可惜副本通关失败,整个游戏崩了,无法强制退出第二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扮演的角色手里,然而进入副本的宣任没有了和他以及小世界有关的任何记忆,还在开局就刀了他,幸好他有系统,能开后门第三个副本,碎片还是宣任手上,但是宣任还是不记得他,他必须再一次获得宣任的信任才能完成任务……九个副本,他和不记得他的宣任谈了九次恋爱,定了九次终身。直到第十个副本,他亲手杀了那个叫宣任的人,拿到了最后一块碎片。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他发现了关于快穿世界背后真正的秘密。他从来都不是任务者,而是一个被困在游戏里三年的游戏策划师。他还发现,那个跟他谈了十次恋爱的人其实是他的老板,所有人眼中的性冷淡。果然宣任对他的态度变了。宣任:“宋老师,请自重。”宋元晟看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理智地后退半步,“好。”宋元晟拿得起放得下,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主动辞职,一跑就是三年。三年后,他才知道当初最先拒绝的人是他。游戏里是个醋缸成精现实冷淡攻×心态超好拿得起放得下适应力极强受立意:坚守的东西总有一天能见光明
游戏策划今天也在被迫走剧情[快穿]宋元晟郭超缔约帝
已经完结→《网恋五次后分不掉了》在快穿小世界里工作三年,宋元晟月月全勤,所以得到了一个花费一百万积分就能回现世休假的机会。在系统的怂恿下,宋元晟给出去了一百万,结果回去的当天就发现自己某个小世界的老情人变成了自己的大学舍友宣任。然而他原本的世界里,没有宣任这个人。他对这个和自己老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宣任避之不及,对方却穷追不舍。宣任:“等你脑子好了再和我说话。”后来宋元晟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现世也是一个小世界,原身和他同名同姓长得一模一样,还是这个宣任的准男友,在他接手这具身体之前原身落水被救后就脑子不太好,仿佛丢了魂,他来才把这抹魂补全了。小世界任务:不留遗憾。宋元晟如愿进入了梦想中的游戏研究院,也和宣任确认了关系,然而一次游戏测试打乱了他完成任务的步伐。游戏测试出了问题,他和宣任一起被困在了游戏副本里,他还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快穿世界的神秘离线任务——收集十二块任务碎片。第一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手里,可惜副本通关失败,整个游戏崩了,无法强制退出第二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扮演的角色手里,然而进入副本的宣任没有了和他以及小世界有关的任何记忆,还在开局就刀了他,幸好他有系统,能开后门第三个副本,碎片还是宣任手上,但是宣任还是不记得他,他必须再一次获得宣任的信任才能完成任务……九个副本,他和不记得他的宣任谈了九次恋爱,定了九次终身。直到第十个副本,他亲手杀了那个叫宣任的人,拿到了最后一块碎片。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他发现了关于快穿世界背后真正的秘密。他从来都不是任务者,而是一个被困在游戏里三年的游戏策划师。他还发现,那个跟他谈了十次恋爱的人其实是他的老板,所有人眼中的性冷淡。果然宣任对他的态度变了。宣任:“宋老师,请自重。”宋元晟看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理智地后退半步,“好。”宋元晟拿得起放得下,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主动辞职,一跑就是三年。三年后,他才知道当初最先拒绝的人是他。游戏里是个醋缸成精现实冷淡攻×心态超好拿得起放得下适应力极强受立意:坚守的东西总有一天能见光明
游戏策划今天也在被迫走剧情[快穿]宋元晟郭超
已经完结→《网恋五次后分不掉了》在快穿小世界里工作三年,宋元晟月月全勤,所以得到了一个花费一百万积分就能回现世休假的机会。在系统的怂恿下,宋元晟给出去了一百万,结果回去的当天就发现自己某个小世界的老情人变成了自己的大学舍友宣任。然而他原本的世界里,没有宣任这个人。他对这个和自己老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宣任避之不及,对方却穷追不舍。宣任:“等你脑子好了再和我说话。”后来宋元晟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现世也是一个小世界,原身和他同名同姓长得一模一样,还是这个宣任的准男友,在他接手这具身体之前原身落水被救后就脑子不太好,仿佛丢了魂,他来才把这抹魂补全了。小世界任务:不留遗憾。宋元晟如愿进入了梦想中的游戏研究院,也和宣任确认了关系,然而一次游戏测试打乱了他完成任务的步伐。游戏测试出了问题,他和宣任一起被困在了游戏副本里,他还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快穿世界的神秘离线任务——收集十二块任务碎片。第一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手里,可惜副本通关失败,整个游戏崩了,无法强制退出第二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扮演的角色手里,然而进入副本的宣任没有了和他以及小世界有关的任何记忆,还在开局就刀了他,幸好他有系统,能开后门第三个副本,碎片还是宣任手上,但是宣任还是不记得他,他必须再一次获得宣任的信任才能完成任务……九个副本,他和不记得他的宣任谈了九次恋爱,定了九次终身。直到第十个副本,他亲手杀了那个叫宣任的人,拿到了最后一块碎片。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他发现了关于快穿世界背后真正的秘密。他从来都不是任务者,而是一个被困在游戏里三年的游戏策划师。他还发现,那个跟他谈了十次恋爱的人其实是他的老板,所有人眼中的性冷淡。果然宣任对他的态度变了。宣任:“宋老师,请自重。”宋元晟看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理智地后退半步,“好。”宋元晟拿得起放得下,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主动辞职,一跑就是三年。三年后,他才知道当初最先拒绝的人是他。游戏里是个醋缸成精现实冷淡攻×心态超好拿得起放得下适应力极强受立意:坚守的东西总有一天能见光明
缔约帝游戏策划今天也在被迫走剧情[快穿]
已经完结→《网恋五次后分不掉了》在快穿小世界里工作三年,宋元晟月月全勤,所以得到了一个花费一百万积分就能回现世休假的机会。在系统的怂恿下,宋元晟给出去了一百万,结果回去的当天就发现自己某个小世界的老情人变成了自己的大学舍友宣任。然而他原本的世界里,没有宣任这个人。他对这个和自己老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宣任避之不及,对方却穷追不舍。宣任:“等你脑子好了再和我说话。”后来宋元晟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现世也是一个小世界,原身和他同名同姓长得一模一样,还是这个宣任的准男友,在他接手这具身体之前原身落水被救后就脑子不太好,仿佛丢了魂,他来才把这抹魂补全了。小世界任务:不留遗憾。宋元晟如愿进入了梦想中的游戏研究院,也和宣任确认了关系,然而一次游戏测试打乱了他完成任务的步伐。游戏测试出了问题,他和宣任一起被困在了游戏副本里,他还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快穿世界的神秘离线任务——收集十二块任务碎片。第一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手里,可惜副本通关失败,整个游戏崩了,无法强制退出第二个副本,碎片在宣任扮演的角色手里,然而进入副本的宣任没有了和他以及小世界有关的任何记忆,还在开局就刀了他,幸好他有系统,能开后门第三个副本,碎片还是宣任手上,但是宣任还是不记得他,他必须再一次获得宣任的信任才能完成任务……九个副本,他和不记得他的宣任谈了九次恋爱,定了九次终身。直到第十个副本,他亲手杀了那个叫宣任的人,拿到了最后一块碎片。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他发现了关于快穿世界背后真正的秘密。他从来都不是任务者,而是一个被困在游戏里三年的游戏策划师。他还发现,那个跟他谈了十次恋爱的人其实是他的老板,所有人眼中的性冷淡。果然宣任对他的态度变了。宣任:“宋老师,请自重。”宋元晟看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理智地后退半步,“好。”宋元晟拿得起放得下,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主动辞职,一跑就是三年。三年后,他才知道当初最先拒绝的人是他。游戏里是个醋缸成精现实冷淡攻×心态超好拿得起放得下适应力极强受立意:坚守的东西总有一天能见光明